诸暨

诸暨:水形火魂

北人有“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之悲壮,南人多“知其不可为而安之若命”之幽怨,诸暨的性格则可以用“南人北性”来形容,像极了同山烧那水的外形与火的内涵。因而勾践在这里创下了以弱胜强、以卵击石的神话,西施在这里写出了“朝为越溪女,暮作吴宫妃”的人生

共1页/1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