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酒坛乘起“轿子”来

  

  酒坛子、酒桶、酒瓶子放在盒子里,早已司空见惯,但是,就有“乘起轿子”来。相信吗?那就一起来看看吧!

  从事收藏古玩数十年的王全一日到一友人家中探访,见到了一种从未见过的木架,觉得十分神奇。好友割爱后,他便在家仔细研究,初步认定此木架与酒坛的运输紧密相关。木架子一共4套,保存较为完整,由楠木与青釉瓷罐组成,形状很像木制宫灯,大小款式不尽相同。高的约有80cm,矮的也有60cm。木架均用楠木精雕细琢,上端雕有龙首、凤首或牡丹图案,并饰以鎏金,配上朱砂底漆,尤其是稍矮的龙首木架,四根木条都模拟竹节而做,形象生动逼真。一个木架上书有晚清款识,注明年份为光绪十二年(公元1886年),另一个木架上写有“丙午年”。
     
  每个木结构都备有活门,便于开启,正中放置一只瓷罐,釉面光洁,古朴典雅,很像出自彭州桂花窑的瓷器。其中一个瓷罐外侧书有“酒”字,因而推测此青釉瓷罐为当时的盛酒器。木架上还放有铁环附系棕绳,王全判断应该是由两人用扁担抬着走,状如抬轿之态。思及如此,王全便与友人戏言,称该木架为“酒轿”。
     
  王全说,古人对酒历来尊重,对饮酒的重视可能会导致其采取一种隆重而又谨慎的办法——用轿子抬酒。古时候,能乘坐轿子的人非富即贵,用八抬大轿更是贵上加贵。但中国的酒却大大方方“坐着轿子”从酒窖来到宴会桌上。用“酒轿”载酒入席,极具观赏性,反映了清末四川富裕士绅的独特品味。
     
  明清以来,“雅文章来源华夏酒报”的文化一直持续。明代文士沈春泽为友人文震亨的《长物志》作序道:“夫标榜林壑,品题酒茗,收藏位置图史、杯铛之属,于世为闲事,于身为长物,而品人者,于此观韵焉,才与情焉”。可见绅士的物质生活不仅为了丰衣足食声色犬马,更为了凸显自身的才情。通过特殊的运输手段,楠木雕花酒轿也丰富了宴会的内涵,体现了四川富裕士绅的身份。
     
  王全认为,这是中国酒文化史上的新发现,它填补了中国传统的盛酒器之载具的空白,似乎今后有必要在酒具分类中增加一个新的器物了。成都市收藏家协会鉴定委员会木器类专家岳照贵第一眼看到图片上制作精美,保存较好的酒轿时,目光一时舍不得从上面移开。他多年见过各种精湛工艺的木制品,虽然王先生图中所示的酒坛他也有,但专门为酒坛量身定制的木架子,他还是第一次见。
     
  岳照贵说,从器形来看,这就是搬运酒坛的一个木架子,但十分珍贵,比起酒架来,王全的“酒轿”更加雅致。雕刻的牡丹花象征富贵,龙首下用木条模拟的竹节制作精美,象征“节节高升”,朱砂漆,鎏金……这些元素全部集合在小小的酒轿上,岳照贵推测,酒轿的主人相当讲究,对生活有很高的要求和品味。一般老百姓家中的酒坛在搬运时,多采用将酒坛放进稍大的竹篓,周围塞稻草防撞的方式。岳照贵认为,用如此精美的酒轿运输,在当时应该很洋气。
     
  在设计上,可拆卸的一只木脚只用上下两个活铁钩固定,最大化地方便了酒坛的装卸,十分科学。从酒文化研究方面来看,这样的酒轿非常珍贵,很有收藏价值。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编辑:赵果

广告

weixn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