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老名酒拍卖轶事

     从2010年6月到2013年12月,全国的大小拍卖行组织的名酒专场拍卖已经接近200场,成交额近200亿元,而拍卖场下的老酒交易额和交易量,一点也不比拍卖场少。对于大的拍卖公司来说,它就像高档餐馆里的一碟可口小菜,虽不指望它赚钱,但能调剂一下口味;对于一些小拍卖公司来说,名酒拍卖是可以当做一个长期项目经营的。陈年老酒,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独特的产业和文化现象。

老名酒的“第一拍”


     引爆中国老名酒拍卖市场的“第一拍”,应该是2010年6月19日由北京歌德拍卖公司举行的《中国名酒专场拍卖》和6月21日北京长风拍卖公司举行的《贵水琼浆·茅台酒专场拍卖》。长风的是茅台酒专场,歌德的是以茅台为主,五粮液、汾酒等全国名酒和部分地方名酒一起拍,这两场拍卖的成交额均接近500万元,其中歌德拍出一瓶1959年的车轮牌茅台酒,103万元,曾被媒体形容为“一瓶酒可换一套房”。随后的当年秋冬拍卖,中国拍卖业的巨头,嘉德、保利、瀚海、西泠印社等拍卖公司的参与,助推了中国老酒拍卖的快速发展。


     当时北京歌德的《中国名酒专场拍卖》,笔者算是主要策划和组织者。那时,笔者通过歌德拍卖公司邮品部经理刘一兵向时任总经理刘晓伟建议搞一场中国老名酒的专场拍卖,结果一拍即合。

 
     在歌德的《中国名酒专场拍卖》中,遗憾的事情也不少,最难忘的就是每个标的的数量太少,不到320瓶酒,被分成174个标的,除去整箱的,几乎一瓶酒一个标的。这给购买者带来了很大不便,他们想多买几瓶酒,就要一次次的举牌,反复的竞价。这场拍卖从2010年6月19日下午5点半开始,一直持续到晚上10点。最后,全部拍品100%成交,频频喝水几乎喊破嗓子的拍卖师得到了他拍卖生涯的第一个“白手套”。


     随后的长风和后来的保利、嘉德四季、中汉、西泠印社等公司组织的十几场老名酒拍卖均延续了100%成交的势头,期间各个品种的茅台酒及其他名酒的单瓶拍卖纪录被频频刷新,可谓“井喷”,这在中国拍卖界也算是个奇迹了。之后,笔文章来源华夏酒报者又在不同的公司直接组织了20余场名酒拍卖,现在已是业界的“资深人士”了。


老酒市场进入盘整期


     在艺术品和投资市场,人们常用“盘整”、“ 平台整理”等词汇来形容艺术品、投资品价格在猛涨之后回落、调整以及夯实基础、蓄势待发的阶段。从2011年6月开始,陈年老酒市场也进入了“盘整”的阶段,早于“塑化剂事件”和限制“三公消费”等给中国高端白酒重创的事件。


  即便如此,这在当时也出乎很多人的预料,毕竟来的太快了,刚刚风光了一年,很多人还在大肆囤货,还有人在融资准备大干一番,更多人还沉浸在获利后的喜悦中……


     但笔者还是看好老酒的潜力,俗话说“食不厌精”,人们追求高品质的饮食必然对高端白酒的需求有所增加,而越喝越少的“陈年老酒”除了作为高端酒的代表之外,还是中国酒文化的代表。有了这双重身份,老酒一定会得到更多人的青睐。

     事实也是如此,老酒市场的主力品种茅台酒在全面跌价的同时,也带来了部分人的“超底”行动,很多新人也因此而进场;一线的茅台、五粮液虽然有所回落,但其它名品如郎酒、董酒、汾酒等二线名酒价格反而上扬,这就是典型的调整现象;在调整期间,每天又有很多老酒被消耗掉,也有很多老酒被从普通人那里转入藏家手里,完成对“原始股”的清洗过程;关于老酒梳理、研究的书籍、文章的逐渐出现,老酒品鉴、交流活动的开展,媒体的持续关注等,都为老酒行业夯实了基础。基础有了,蓄势待发就成为了必然。


     但也要认清,老酒的美好时代不可能是短期就会再次到来的,既然进入了“盘整”,笔者倒希望调整得彻底一点,慢一点,否则就真成了过山车了。


     接下来,笔者与大家分享名酒拍卖中的几则轶事。 


旅游景点搞拍卖


     自从茅台等老酒拍卖火了之后,茅台酒的故乡贵州的拍卖行也跃跃欲试要搞拍卖,与北京、杭州等地的大拍卖公司比较,这里的拍卖从名气、场地、管理、形式等多方面都显得有些“土气”,但这种“土”也正是这里的特色,就好比此地的酸汤鱼,有滋有味。


     贵州宏远公司的拍卖是在中国开办最早的新学贵阳达德学堂旧址举行的,这里曾是中共早期领导人王若飞就读的学校。如今这里是贵阳的著名观光景点之一,一进门的大殿就是举办名酒拍卖的场地。这个大殿本是供游客休息的茶座,改为拍场后依然保留茶座的特点,可以喝茶和吸烟,在拍卖过程中也是如此,买家一边吞云吐雾、喝茶嗑瓜子,一边举牌竞拍,气氛相当和谐。贵州省拍公司也是如此,拍卖是在他们自己的会议室举行。拍卖师很风趣,喜欢讲故事,不时将某件拍品的来历甚至他小时候喝酒的轶事讲上一段,像是说评书,买家很有耐心,场面笑声不断。 


天价在茶座诞生


     2012年9月,贵州宏运国酒拍卖会有一瓶民国后期的赖茅酒,赖茅是过去茅台镇三大酒坊之一,是贵州茅台酒厂的前身。此瓶酒保存较好,酒量很满,确实是难得的珍品。此酒是赖茅创始人赖永初的侄子赖世豪提供的,每日预展,赖先生将此酒送到现场,傍晚再拿回家以示珍贵。本场拍卖的其它酒成交率较低,然而这瓶赖茅却使这场拍卖被载入了酒类拍卖的史册。开始时有七八位买家举牌竞拍,到600万以后基本只有两人在争,后面的一位是深圳来的买家,前面的是72号买家福建赖氏家族的赖培华(赖茅创始人赖永初的先辈就是从福建迁到贵州的)。赖先生似乎很少来拍卖场,举牌的手势如同挥刀,气势凶猛,最终他以1198万元(含佣金)竞得该酒,然后转身离去。拍卖过程中,年轻的拍卖师的手一直在抖,而赖培华先生吸了12只香烟,留下一桌烟头……

     (作者系著名陈年名酒拍卖、收藏顾问,收藏家)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编辑:施红

广告

weixn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