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长沙:让快乐做主

青葱的岳麓山,火红的口味虾,深灰的西汉夫人,蓝黄间的酒吧,橙黄的芒果台,与每周末如约上演的橘洲焰火一样五文章来源华夏酒报彩斑斓。长沙,一座制造快乐的山水洲城,在一个快乐不那么容易的年代里,扛起了“快乐之都”的大旗。


   爱上一座城,不仅因为那里的酒绿灯红。爱上一座城,不仅因为那里的娱乐人生。
 没来过长沙的时候,对这个城市的印象仅仅停留在闹腾的湖南卫视,还有一句“唯楚有才,于斯为盛”。后来对于这座依山傍水的城市渐渐有了自己的认识。

夜幕降临,城市苏醒
 在长沙,最热闹的是晚上。一到夜幕降临,这个城市就真正地苏醒过来。
 从河两岸的沿江风光带到河东热闹的酒吧街、不愁没有人气的各类秀场,到处都是出来休闲的长沙人。而且不管你是什么性格、什么阶层,都能找到让自己快乐逍遥的休闲场所:
 大学生们囊中羞涩,去沿江风光带看看江水灯火,放盏孔明灯也是浪漫;
 青春时尚的满哥妹佗去热闹的酒吧里泡吧;
 想开怀的买张票去歌厅里看一场演出,从二人转到相声歌舞,从千手观音到青藏高原,各种类型的节目,正经八百的、插科打诨的,再加上有才的主持人市井风味极强的串场,也能让你哈哈大笑、忘记烦恼;
 想满口腹之欲的就开着车去路上转悠,瞅见哪家饭店门前连停车位都没有了,去凑个热闹准没错,别看有些店子门脸不咋地,进去以后却往往是别有洞天;
 累了一天想松松筋骨,找个洗脚城,花四十块钱就可以请个手艺好又漂亮的妹子来替自己洗个脚,躺在按摩床上既能放松还能顺便和同来的同事朋友谈天联络感情,很多生意都是下了饭桌再洗脚的程序中敲定的;
 玩到半夜要是饿了,千万不要急着回家,南门口、湘江边,好吃的夜宵能让你放弃形象,坐在路边就着啤酒啃口味虾,人生不亦快哉!

誓将大俗化大雅  
 这样的长沙城是让人开心的,就像湖南卫视喊的那一句口号一样“快乐中国”,我不知道中国是否快乐了,但在长沙确实能够让人寻到开心。
 但也有些人开心还不够,还得开心得有品味、有档次,于是就嫌长沙俗了,都是一些下里巴人的东西,太俗!
 长沙人很聪明,你不是说我俗吗?我就雅一点给你看,随便从岳麓山下古书院的悠悠历史中匀出一点点,就把那些下里巴人的东西全都跟文化扯上关系:你说我是“脚都”,我就弄出个“洗脚文化”;你说我歌厅里“粗语与荤话齐飞,插科共打诨一色”,我就祭出我的“歌厅文化”;你不是说选秀太折腾吗?咱还偏偏就有选秀文化,全民皆秀,秀出档次。
 别的文化我不敢说,但关于“洗脚文化”,似乎还真的是长沙人最先将洗脚这一大俗的市民休闲活动,发展成“足道”的。且不论这“道”里是否真有那么个道道,但光凭着这份誓将大俗化大雅的心,也能称上“敢为天下先”了吧。

会享受的长沙人
 长沙这座城论经济比不过广州深圳,论文化比不过北京,论洋派比不过上海,论美食比不过重庆,论美景比不过青岛,但就是这样一座单科成绩并不突出的城市,在我一个外地人眼中却有着独特的性格魅力。
 我喜欢长沙,喜欢在长沙生活,她随和、大度、包容、亲和,很容易让人融入其中、享受其中。
 说到享受,又不得不提起长沙人,他们仿佛是最会享受生活的人,开几十公里的车跑到城外犄角旮旯的地界儿就为了吃一道出名的菜;城市周边的县城农村里到处都是农家乐、钓鱼池,都是为了满足城里的需求;居民楼里都隐藏着麻将馆,老头老太没事都好去搓上几圈;嫌家里不好搞卫生就去宾馆开个房间,看球、看超女、打麻将,三五好友一夜通宵,天明了各奔东西上班去。
 有时候也不免奇怪,有些人看着收入也不高,却十分晓得享受,对于一些烧钱的享受尤其喜好。原来只知道长沙人“吃得苦霸得蛮不怕死”,现在也发现了长沙人“好吃好玩好面子”,一些青年满哥口袋里只剩几十块钱了,也要配芙蓉王,一点都不肯降格,号称“一口槟榔一口烟,生活快乐似神仙”。
 长沙人会“策”是出了名的,有汪涵马可那俩“策神”在那杵着,长沙人的策也道行颇深。在做事的时候,谈远景规划蓝图,说得能把人美死,就好像只要憧憬就可以有美好未来。

最好的酒风
 至今,在长沙民间还流传着许多关于炎帝造酒传说。炎帝是农耕文明的始祖,也是酒文化的奠基人,炎帝在湖湘大地上留下了丰富的足迹。
 仿佛是为了印证湖湘大地上古已有之的酒文化,在长沙马王堆汉墓中出土了酒的遗迹。并且墓中出土的文物中关于酒的记载颇多,特别是帛书《养生方》和《杂疗方》中,还有我国迄今为止发现最早的酿酒工艺记载。据说,马王堆汉墓女尸数千年不腐的原因之一就是经过了“七窍灌酒”。
 说到长沙酒,就不能不提长沙人的酒风。
 长沙,这个属于南方却偏向内陆的城市,不算富裕却地杰人灵的城市,相比于东南沿海,少了几分柔和,多了几分慓悍。与长沙人饮酒,红酒已经不再是首选,他们喝白酒,但也不是像北方那样一倒满杯。
 他们似乎介于沿海与内陆、南方与中原、富裕与贫困中间,是一种过渡,有热情但不过分,有酒量但不轻狂。席间会有爽朗的笑声,让客人感到亲切,会有花絮,让人快乐。他们也会像南北方一样,挨个敬酒,长沙人也会劝酒,但并不强求。我想,这是最好的酒风。
 现在的长沙有700多万人,其中高端消费群体集中在河东区。长沙白酒市场中高端酒主要是茅台、五粮液、国窖、酒鬼、湘窖、开口笑、浏阳河,市场容量12万千升左右,年销售17亿元左右,其中,湖南本地酒占30%左右,主要是酒鬼和浏阳河、开口笑等。

湘江在流,长沙在变
 长沙在变,湘江水在流,在湘江上有一块被冲刷出来的湖心小岛,它永远是湘江上的明珠。无论时间怎么的变迁,它依然矗立,依然游客如织。
 橘子洲头,这块曾经让一代伟人毛泽东留连忘返的地方,如今已经开辟成了公园,漫步在橘洲大道上,看着远去的湘江水和那一字排开的座座跨江大桥,让你感受到现代的长沙与毛泽东笔下的长沙已经完全不同了,这座新城正用蓬勃的朝气感染着荆楚大地。
 站在橘子洲头放眼江边,看到的已经不是万山红遍,而是万千的霓虹闪烁,鱼翔浅底已成了过去,沙鸥也不再来了,留下的只有静静北去的江水和那泛着灯火的清波。偶尔江上响起呜呜的汽笛声,这不是百舸争流,仅仅只是一叶漂泊的扁舟。
 在橘子洲尾,还屹立着那位“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壮志青年的雕像,但今天,我们只能对着雕像缅怀他的丰功伟绩,却也不能回到那个激情燃烧的动荡岁月。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编辑:赵鑫

weixn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