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忆伟人与绍兴酒的不解之缘

     鉴湖越台名士乡,忧忡为国痛断肠;
     剑南歌接秋风吟,一例氤氲入诗囊。

     这是毛泽东主席纪念鲁迅先生八十寿辰写的一首诗,让酒乡绍兴有了“名士乡”的美称。而毛主席与绍兴酒也有着很深的渊源,他不但60岁生日有绍兴酒,70岁生日、80岁生日都与绍兴酒结下了不解之缘。

给毛主席送绍兴酒

     刘金柱,1929年生,安徽太和人。南下老干部,曾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以及抗美暖朝,1954年转业到绍兴后,曾经担任绍兴地区专卖公司经理、鉴湖长春酒厂党委书记、绍兴市酿酒总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等职。日前,他向世人揭幕了一段毛泽东主席喜爱喝绍兴酒鲜为人知的故事。 

     据刘金柱老人回忆,1960年春天,毛主席来绍兴考察,他和同事专程送了20坛绍兴黄酒给主席品尝。“记得当时一个晚上,绍兴县委通知我:你去拿你们好的陈酒20坛,你亲自去办,并交到他们手上,出了问题你负责。”

     那时我们国家还没有自己生产汽车的能力,绍兴运输公司刚从日本买了三轮汽车,刘金柱及同事就坐着那辆车去中央酒仓库拿五年陈加饭。“当时我怕来回一路颠簸,盛装老酒的陶坛泥头一旦松动,这酒就不能长久保存了,于是取了30坛。”

     回到厂里,已是凌晨时分,把酒搬到办公楼的一楼放好,刘金柱拿着军雨衣盖在酒坛上,就在旁边迷迷糊糊睡到天亮。早上,浙江省公安厅来了两个处长,开着五辆敞篷吉普车来取酒。刘金柱派几个可靠的人,如陈传友、王宝寿、肖五四等,他们都是黄酒组的大组长,挑酒上车。刘金柱对两个处长说:“你们晃晃泥头,泥头动了,我给你换,不动,交给你后,我就不负责了。”搬酒的时候刘金柱问公安处长:“是谁来了?是不是赫鲁晓夫?公安处长摇摇头。那是不是毛主席?他不作声也不摇头。”后来刘金柱才知道,是毛主席来了,后来还去了东湖农场视察。

     刘金柱老人回忆说,“1958年刘少奇去宁波考察,回来路过绍兴时稍作停留,我们挑了6坛绍兴酒送上火车。刘少奇的夫人王光美还出来跟我们打招呼说:同志们好,谢谢你们。后来大家在说:可能是刘少奇拿了酒给毛主席喝,毛主席觉得好,这次到绍兴考察,专门要喝绍兴酒。”由此可见,毛主席喜爱喝绍兴酒。

在浙江过60岁生日

     后来,笔者在阅读和查阅了大量文选、回忆录等史料了解到:

     1960年3月15日下午,毛泽东带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谭震林,中共上海市委第一书记柯庆施,中共安徽省委第一书记曾希圣,中共福建省委第一书记叶飞,中共浙江省委第一书记江华,中共江苏省委第一书记江渭清,中共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张平化,中共江西省委第一书记杨尚奎等,乘专列对杭甬铁路沿线农村进行调查。下午5时,毛泽东带领书记们到达绍兴东湖农场(《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9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66页)。

     同时了解到,毛主席曾在杭州住过很长一段时间:1953年12月26日,毛主席在他60岁生日那天离开北京来到杭州,当晚住在西湖边上的刘庄。这是建国以后毛主席首次来杭州,一住就是两个半月,到第二年3月24日,才回北京。主要工作是亲自主持起草第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据《王芳回忆录》载,毛主席住下后,江青找到当时负责接待的浙江省公安厅副厅长王芳说:“今天是主席的生日,主席不愿意人家向他祝寿,但我们得有个表示。1954年元旦快到了,是否请浙江省委以庆祝元旦的名义,请主席吃个饭,并以此向主席表示祝寿。但不要说‘祝寿’、‘长寿’什么的,意到话不到,免得主席不高兴。”浙江省委立即筹办。

     12月30日晚,毛主席高兴地赴宴。餐桌除了酒菜外,还摆放了花生、红枣和面条,意为庆祝华诞。席间气氛热烈愉快,大家轮渡向毛泽东敬酒,他高兴地一一回敬。毛主席平时很少喝酒,那晚却喝了不少绍兴酒。

     1954年3月中旬的一天,正在杭州草拟宪法的毛泽东,还忙中抽闲来到绍兴。视察农场后,又去了东湖风景区。游完湖后,毛泽东便回到大厅,面湖而坐。谭启龙等陪同人员站在西边,田家英则紧挨在毛泽东身旁。

   这时,毛泽东指着碧绿清澈的湖水问:“这水有多深?”这一问,大家面面相觑,一时答不上来。一旁的时任绍兴公安局局长刘邦俊急中生智,忙对着湖对面的岩景说:“那个仙桃洞,湖水很深,洞门旁有副对文章来源华夏酒报联,写着‘洞五百尺不见底,桃三千年一开花’。”

     毛泽东听后顿时笑了起来,重复了一句:“这桃三千年一开花?”毛泽东身边的人都不禁笑了起来。不知哪位又接着问:“有没有桃树?”刘邦俊壮着胆子说:“洞上边的岩石缝里有棵不大的桃树。”

     这时,毛泽东指着陡峭的石壁说:“这可不是老天的鬼斧神工,而是劳动人民世世代代开凿石条才造就出的壮丽景观哟!”说到这里,他又意味深长地吸了一口烟,似在赞叹中华民族的勤奋与伟大(据刘邦俊《难忘的岁月》)。

破例用花雕酒做70大寿

     近来,在阅读由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主管、中国中共党史学会主办的大型时政、文史月刊《百年潮》(2009年第五期)时,读到20世纪60年代,在中央办公厅警卫局服务科当招待员的张宝昌,口述关于《毛泽东70生日破例做寿》一文,文中讲到毛主席在70岁生日那天,用一坛珍藏了40多年的绍兴花雕酒宴请程潜、章士钊、王季范、叶恭绰等党外人士,现将有关内容辑录如下。

     据张宝昌回忆:1963年12月26日,他和陶幼奇在颐年堂值班。一大早就接到毛主席的机要秘书打来的电话,得知下午4点半毛主席要在颐年堂接见六七位客人,一起共进晚餐并照相留念。

     下午4点一过,所邀请的客人陆续到达,张宝昌印象最深刻的是毛主席的两位湖南老乡。一位是湖南醴陵的程潜,为湖南的和平解放立下巨功,时任中央民革副主席和中央人民政府委员。另一位是湖南善化(今属长沙)的章士钊,他是政协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委员,时任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这些风雨老人此时此刻思绪万千,分外激动,大家深为祖国的日益强大(大而言之)和自己老得颐养(小而言之)感慨万千。

     茶过三巡,到了用餐时间。张宝昌等工作人员便端酒上菜。摆在宾主面前的仍是一些很普通的家常菜,如青椒炒肉丝、干烧鱼、锅溻豆腐、草菇菜心、荤素拼盘之类。酒水是绍兴花雕陈酿。张宝昌说,这次毛主席请客所用的是一坛珍藏了40多年的绍兴花雕酒。当他和陶幼奇把这坛酒从毛主席寓所抬到颐年堂时,一路上两人觉得这坛酒十分普通,并没有特别注目之处。可是,当他们拿去泥封大盖,揭开内封坛盘后,一股浓郁芳醇的酒香扑鼻而来,瞬间飘散在屋子里,醉人心脾。

     事先张宝昌并不知道是毛主席特地为来宾准备了这一坛老酒,所以没有专用的酒勺、酒壶可用。情急之下,他只好把酒倒进一个盛食品的搪瓷盆里,那花雕成色极佳,已不是原本的黄色,变得如同葡萄酒一般紫红,像玛瑙一样艳丽好看,它在经过长期的储酿后,已是黏稠厚重、微甜醇香,成了一坛罕有的陈酿。张宝昌用一个400毫升的量杯当作酒壶上桌斟酒,并介绍说:“这是储藏了40多年的浙江绍兴花雕酒,请首长们品尝。”

     此时,席间两位老先生兴致勃勃地谈论起来,一位问:“今年是1963年,如果是40多年前的话,往前推算,会不会是1921年酿造的?”另一位答:“如果真是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诞生时酿造的就太有纪念意义了。”刚才发问的长者当即抢过话题,并站起来举起酒杯大声地说道:“权当如此了,来,我们大家为喜上加喜干杯!”毛主席听了两位老人的话语笑了又笑,与诸位宾客把酒言欢,他们用绍兴酒为毛主席做了七十大寿,又别开生面纪念党的生日。

(您对本文有何看法,可通过新浪微博@华夏酒报进行讨论。)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编辑:闫秀梅

广告

weixn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