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给酒吧喝干红葡萄酒的女人

  你醉了吗?伏在桌子上的红意
  那只红眼睛的酒杯
  盛满了肿胀的****

  闪过血色的黄昏,已远
  这是深夜的血,在嘴角留恋
  一丝丝的纯香
  这种人肉的作坊
  还能酝酿多少情节,打烊?

  喝了吧,青春再一次次地浇灭
  那软绵绵好听的音乐在拥堵
  你是否能够挤过,这酒杯间的缝隙?

  喝下这杯干红之后
  用挂杯的火,点燃过去的枝头
  然后就游荡,游荡回山村的小溪流
  让那些虚幻的红意,都褪尽洗去
  再回到葡萄的蔓藤上,水晶般地醉人 

编辑:乐怡

广告

weixn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