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巴塞罗那的气泡之舞

  巴塞罗那的酒吧是热闹的。红色的摆裙踏着弗拉明戈吉他自由狂放的节奏,在充溢着18世纪气息的木质地板上随性舞动。热情幽默的waiter端上一杯清透而喧腾的巴萨卡瓦。耳畔奔放的曲调,唇际细腻的回味,在地中海沉醉的晚风中亦能激荡起层层的热情。
  
  在当地艺术家的心中,弗拉明戈是歌唱、舞蹈、吉他演奏三者结合而极富表现力的艺术形式。公元1492年,国王费迪南二世逼迫居住在安达卢西亚的犹太人、吉普赛人以及摩尔人皈依基督教,不屈的他们决定逃亡。就在颠沛流离的逃亡之路上,这群坚毅而乐观的人们创造了而今响彻伊比利亚半岛的弗拉明戈。当你独坐于巴塞罗那风情万种的酒吧里欣赏这“绝处逢生”的艺术形式,大概不会想到手中那一杯生机勃勃的气泡酒也曾面临同样的境地。
  
  早在古希腊罗马时期,就有关于酒中气泡的记录,由于无法解释该现象,气泡酒被视为月相或者神魔的作品。时至中世纪,气泡酒被归为酿酒过错,而18世纪早期,气泡酒甚至因为易爆而被冠以“魔鬼酒”的恶名。直至17世纪,葡萄酒玻璃瓶装后,在由英国外送的船只上进行了二次发酵得以生成气泡,其过程为物理学家记录才最终为其正名,成为享誉世界的名酒。
  
  如果说弗拉明戈的舞娘最具感染力和诱惑力,那么巴萨瓦卡的气泡酒就是佳酿的点睛之笔。高傲而热烈的吉普赛女郎衣着艳丽,步伐灵动,身姿曼妙,卓绝的舞姿仿佛是她们生命的火焰,耀眼而烂漫。然而,炙热的光环无法掩盖内心的清冷和脸上虽精心妆饰却挥之不去文章来源华夏酒报的哀伤与落寞。有人说那是在倾诉吉普赛人流亡生活的艰辛,也有人说那是源自生命深处的无奈。
  
  气泡酒似也有着这样的无奈与落寞。跻身于各种庆典和宴会的气泡酒总是扮演活跃气氛的角色。一冲而出的丰富气泡成为人们释放心中喜悦的载体,法国香槟更使气泡酒的张扬与奔放闻名于世。恣意欢乐的时刻,谁会想到藏身于巴萨卡瓦清澈纯透酒体的细小气泡是经过多于静态葡萄酒酿造时间几个月的漫长等待,二次发酵之后才由酒体释放形成的。如此苦心孤诣并不是为了人们的一时之快,而是在细小气泡的调和下,酒体的层次感愈加丰富。正如在自由不羁、自然人性的心境中才能理解弗拉明戈的真性情一样,巴萨瓦卡的醇正细腻只有以一颗沉静愉悦之心才能于细处体会。
  
  热忱的舞者坚信弗拉明戈的真谛就是生活的体悟,只有将生活中的种种体验和真挚情怀融入艺术当中,弗拉明戈才是鲜活的。法国人有句名言“生活就是这样”(c'est la vie)。我想弗拉明戈想要传达的是同样的人生哲理,只是动处更加激烈,静处更为深沉。气泡酒又何尝不是生活的诠释者。它同弗拉明戈一样绚烂,又在短暂的绚烂之后承载着真实琐碎的生活。只是,弗拉明戈蕴藏的是来自生命本身的无奈与人之高贵坚决的尊严,巴萨瓦卡却彰显着生命的细腻与绵长。
  
  巴塞罗那的酒吧是沉静的。游走于喧闹与细致,热情与坚毅,张扬与真实之间。当你再次回想张力十足的表演,再次回味活跃诱人的美酒,繁华落尽的真实与细腻会为你呈现出一片沉静的内心世界,在地中海悠远的晚风中久久不能忘怀。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编辑:张吉山

广告

weixn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