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阿根廷队不忌酒色

 虽然英格兰队主帅卡佩罗禁止“太太团”与球员一同出征南非世界杯,不过阿根廷队主帅马拉多纳和他的工作人员却并不准备这么做,阿根廷队队医比利亚尼证实,阿根廷队在世界杯期间将允许队员在非比赛日享受性爱。另外,球员们饮酒也不会受太大限制。酒色都上,马大帅治下的阿根廷队果然充满“人文关怀”。

  “性是组成社会生活的一部分”,在世界杯期间,球员的性生活和奔赴南非的妓女们都成了敏感的话题。比利亚尼则表示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无须大惊小怪,“性不是问题,问题是上场时是否带了射门靴。”这话在阿根廷国内引起不小反响,因为以往世界杯期间阿根廷队都严格禁止性生活。尽管队医也谈到一些限制,譬如只允许正常性生活,不能过度。性生活只能和妻子或稳定的女友过,不能在休整体能时过。“我们不能拒绝球员在一个月内不吃烤肉,或者不能来一点葡萄酒或者奶酪甜品。只要一切都有所节制就可以”,阿根廷队医说。据悉,梅西、马拉多纳的女婿阿圭罗、贝隆等球员,都会带着自己的女友或者妻子出征世界杯。阿根廷也不是放开了所有的限制,至少有一点是必须要队员们遵守的:晚上到点就要上床睡觉。除了这一点之外,阿根廷似乎没有对个人生活有太大的限制。

  据阿根廷《奥莱报》分析,这一次的解禁是马拉多纳的授意,“早在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期间他就被时任阿根廷主帅的比拉尔多限制苦了。”比拉尔多虽然曾当过球员,但也是医科大学科班出身,专业是妇科。他曾对众多球员和教练都非常关注的私生活和性生活问题做过全方位的剖析,并发表出这样的观点,“性爱很好,很好,没有任何问题。再说,现在更耗费体力的是那些女孩,而不是球员。”但在墨西哥世界杯期间,已经成为阿根廷国家队主教练的比拉尔多却公开禁止球员过性生活。他的理由是,性生活对体能消耗很大,头天晚上耗费了,第二天球员的腿会发软。比拉尔多的限制似乎起了作用。在那届世界杯上,马拉多纳帮助阿根廷队揽得大力神杯,并正式加冕世界球王。

  放开禁欲令的不只阿根廷一家,近日日本队主教练冈田武史宣布,世界杯赛期间日本队球员可携家人或女友共同下榻日本队在南非预定的酒店。这也是日本队首次允许球员在世界杯决赛阶段携带家人或女友。

  禁还是不禁

  这是个问题

  禁还是不禁?不是所有教练都是老马,世界杯球队主教练们对南非之行球员们的性生活问题给出了自己不同的态度。

  含糊不清派

  巴西队主帅邓加对球员世界杯期间性生活的问题不置可否,“我们得尊重每个人选择的权利。封闭集中时,每个球员都得遵守队中纪律。如果哪天临时放假,每个球员都能做想做的事。当然,并非所有人都喜欢性爱,就像并非所有人都喜欢红酒或冰淇淋一样,我们得尊重每个人。”

  虽然没明说,但邓加一向严律治军。他将私生活混乱的阿德和小罗排除在国家队大名单外,或许就是因为不愿看到世界杯期间球员们在各大夜总会鬼混。因此,巴西队的一干大腕们或许应该打消世界杯期间“性福”生活的主意了。

  C罗绯闻女友卡戴珊日前公开宣称将会在世界杯期间去南非劳军。或许忙着跟女友吃喝玩乐,就是C罗在代表葡萄牙队面对弱旅佛得角队时都无法破门的原因。如今,25岁的C罗已经专心投入葡萄牙队集训,备战下个月开战的南非世界杯。葡萄牙主帅奎罗斯对这方面的事情至今尚未表态,相信C罗的性生活将不会受到强制约束。

  公开禁止派

  虽然没有球队明令禁止球员在世界杯期间过性生活,但是不少主帅以安全原因为由拒绝球员们携带太太团去南非,也被认为是种变相禁欲。

  英格兰队是最早宣布禁止太太团随队的。早在今年一月,主帅卡佩罗就颁布了英格兰球员在征战世界杯期间的三大禁令———禁止球员在征战世界杯期间玩微博以及社交网站,更禁止球员在比赛期间与太太团接触,也就是说,2006年德国世界杯期间英格兰球员与太太团厮混在一起的风景将很难在南非出现。

  据《罗马体育报》报道,考虑到南非治安状况不佳的问题,里皮上周宣布本届世界杯期间,意大利队将禁止球员携带太太团同行。里皮说:“在德国,球员的妻子或者女友一直留在他们身边,待了整整一个月,那段时光会令他们很快乐。在南非,她们最好就别留下了。”里皮担心的是南非的高犯罪率,太太团的安全无疑很难得到保证,她们无法和意大利队住在一起。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们别来南非,至少别为了球员来南非。

  本组稿件均由 本报记者 胡敏娟编译

  评论

  性不性不是问题 行不行才是关键

  每逢国际性大赛即将开始,赛前该不该禁欲的争论就充斥人们的耳边。事实上,这个问题引起公开争议已有近50年。此前各队主教练大多或明或暗地允许球员发泄他们的正常欲望,但在1966年世界杯,英格兰的拉姆塞爵士严禁他的队员与外界,包括异性有任何接触,并且,禁欲后的三狮军团最终夺得了冠军。这也开了大赛期间禁欲的先河。

  然而也可以举无数个例子来说明禁欲和成绩并没有关系。1994年世界杯,保加利亚队员被允许夜不归宿,甚至还可以饮酒,他们爆冷杀进了四强。同样在那届世界杯,率领巴西夺冠的罗马里奥宣称赛前的性生活更有助于他球场上的发挥。可是2006年,罗马里奥的两个后辈大罗和小罗发表了同样的观点,但他们最后成为失败的罪人,媒体后来曝光了巴西队员在赛事期间的“性福生活”。值得深思的是,守“本分”的卡卡是惟一发挥正常的巴西巨星。

  大多数球队都承认在大赛期间实行禁欲令是个错误的方法,让一群百万富翁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和性绝缘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正如这次阿根廷队规定的,性生活只能和妻子和固定的女友过。如果说和女友、太太的性行为是做爱,那么,和性工作者的性行为只能算是释放欲望,乱交的结果就是纵欲。也许,教练们担心的是队员把持不住适当的度,被掏空了身体,影响比赛。所以,有些教练就干脆“一刀切”,明令队员禁欲。

  对于性生活究竟会不会影响球员的竞技状态,医学专家对此问题也争议不休,至今没有答案。惟一可以肯定的是,即便认为球员在世界杯期间应该有性生活,其前面也有“适当的”三个字作为定语。

  终究,像阿根廷队医所说的,性不性不是问题,运动员自己行不行,才是关键。

编辑:张勇

广告

weixn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