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总统的酒缘

  从9月开始,莫斯科市民发现晚上10点以后已买不到他们钟爱的伏特加酒了。原来,莫斯科市政府响应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一年前颁布的反酗酒措施,从晚上10点到次日早上10点,禁止销售酒精浓度为15%以上的饮品了。

  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份报告表明,人均消耗酒精18公升以上的国家会逐渐走向衰亡。俄罗斯人均消耗酒精为17公升,拿前国家领导人戈尔巴乔夫的话说,俄罗斯正走在自我毁灭的路上。梅德韦杰夫总统称俄罗斯国民酗酒是“国家灾难”。有数据表明,俄罗斯前几年人口锐减,主因就是酗酒。

  军队将士酗酒,也已经使俄军的战斗力严重削弱。俄罗斯国酒“伏特加”的“伏特”在俄语中是“生命之水”的意思,现在这个“生命之水”正给俄罗斯提出严峻的挑战。说到俄罗斯的“禁酒运动”,可以上溯到苏联时期的勃烈日涅夫时代。

  时任外长的葛罗米柯向勃列日涅夫进谏:“我们得管管伏特加了,人民就要变成酒疯子了。”事后,勃列日涅夫授意戈尔巴乔夫起草《禁酒令》。这成了戈尔巴乔夫成为苏联最高领导人之后推行禁酒政策的基础。不过,正如历史上的弗拉基米尔大公曾说过的那样,“喝酒是俄罗斯人的一大快事”,戈尔巴乔夫的“禁酒”政策,得罪了酒众。

  叶利钦当上总统后,酷爱杯中物的他带头解酒禁,据传他出国外访时要带上数箱伏特加。一次在访问瑞典时大醉,竟命令手下一位副总理职位的人要娶回瑞典公主,而事实上这名公主早已嫁人。还有一次叶利钦酩酊大醉,以致计划中的爱尔兰访问都没成行。还有媒体传,叶利钦在华盛顿访问时,喝高后裸着身子深夜在大街上乱喊乱叫。

  2009年,梅德韦杰夫和普京共同提倡“健康生活方式”,力促俄罗斯人少抽烟、少喝酒、多锻炼。梅普两人双双出现在滑雪场,休息时,普京点了啤酒,而梅氏只要了瓶矿泉水。不过梅氏今年访问美国时,被奥巴马拉出去到街头吃“美式快餐”,被国人指为梅氏口里说“健康生活”,不沾酒水,却到美国吃“垃圾食品”!梅氏的“禁酒运动”搞得很猛,浅尝辄止的人可以就此打住,但视酒如命的酒鬼们有点“抓狂”了。反对禁酒的人抱怨,“禁酒令”推高了酒价,令走私贩看到了巨大的利润空间,地下酒厂死灰复燃。“地下市场”的异常火爆,无疑使国家财政收入白白流入犯罪分子和犯罪集团手中。看样子,俄罗斯要真正走进“酒文明”时代,真正重返化学家门捷列夫制定伏特加酒精标准时所憧憬的美好生活,光是一纸“禁酒令”是难以做到的。“禁酒”得罪酒民,酒民就会用选票反过来“惩罚”决策者。2012年俄罗斯总统大选已不远,一旁喝着啤酒的普京,恐比只喝饮料的梅氏更有吸引力。

  2007年,在英国八国峰会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法国总统萨科齐显得表情不太自然,一向口才不错的他竟一度语无伦次。看电视转播的观众心想:法国总统估计被苏格兰美酒灌醉了。事实上,萨科齐滴酒不沾,那天他是跑步到发布会上的,气喘吁吁,造成说话凌乱,颇显“醉态”而已。萨科齐养生有术是出了名的,不吃红肉,只吃白肉和蔬菜。休息时,他会打几个电话,抽根雪茄,吃几勺软干酪或啃个苹果。他一般保证每天都要睡眠七个小时。

  萨科齐总统的生活方式,比之俄罗斯同行,反映了两国国民生活方式的不同。法国人生活浪漫而重质量,引领时尚,喜欢旅游,在巴黎街头鲜有烂醉如泥的法国男人或女人。萨科齐没喝酒却被误以为喝酒,而塞尔维亚的总统塔迪奇却因喝酒场合不当遭到警方的传票和起诉。去年年底一场世界杯预选赛,塞尔维亚队以5∶0大胜罗马尼亚队提前一轮出线,举国狂欢。现场观战的总统忘情地跑进球场,与众将士一道开啤酒瓶举杯庆祝,岂料,此举违反了塞尔维亚禁止在比赛现场饮用酒精类饮料的规定,第二天就收到了警方的传票。

  总统喝酒被诉,恐是世界第一案。说到世界第一案,南非总统祖马平白无故遭到一行人的泼酒袭击,也算奇事一桩吧。一个月前,一个行人突然打开酒瓶,泼了祖马一身酒。由于酒为易燃物,泼酒袭击令场面大乱,安保人员手足无措。泼酒事件发生在今年8月风传祖马第二夫人生下别人孩子之时,是否与祖马戴绿帽事件有关,不得而知。

编辑:苗倩

广告

weixn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