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今夜,葡萄酒与月饼共舞

  友人送来一盒月饼,笑言中秋节好像只剩下这么个符号了。在我这年龄,对儿时中秋节的记忆已开始朦胧起来,尽管在家里也有张罗一些购买应节食物、送礼等一大堆事情,似乎,这只是一种形式上的东西了,难以触及人的心弦。友人离开后,我拿起包装精美地位月饼,华丽而冰冷的铁盒,象一堵墙,把月饼带来的节日喜悦与人分离了,我苦笑着,打开铁盒,拿起一个有塑料袋封装的月饼,撕开袋子,咦!一阵香味扑鼻而来,是那样的久违和熟悉,那是我小时候父亲在临近中秋节的某一天下班回家,手里提着的一个圆筒的白纸包发出的味道,这上下有红纸盖着的白纸包,油迹在白纸上特别的明显,那香气就在这油迹中渗出来;那还是我儿时放学回家,祖母切好放在拜神供桌上的月饼发出的味道……

  中秋节吃月饼,与端午节吃粽子,元宵节吃汤圆一样,是我们的传统习俗。月饼一直被赋予吉祥、团圆的象征,每逢中秋夜,皓月当空,合家欢聚,品吃月饼及其他应时食品,汲水闻茗香,尽享天伦之乐。
 

  古往今来,月饼寄托着我们无尽的深情、美满幸福的祝愿,因而它基本上都是带甜味的。从江浙一带的商周时期出现的纪念闻太师的“太师饼”,以粉糖制烧饼,到汉代张骞出使西域引进的芝麻、胡桃的使用再到明清月饼制作开始精工细活,都是香甜的。苏东坡有诗曰“小饼如嚼月,中有酥和饴”,清朝杨光辅所写“月饼饱满桃肉馅,雪糕甜砌蔗糖霜”,他们所指的月饼都是甜美的,真正咸味的月饼的少之又少。

  传统上,中国人吃月饼会配上香茗,品茶吃饼,有很好的解腻消食之功效,但无论如何,茶汤是月饼咽下后再喝进嘴巴里,甚少以茶汤配月饼之说。
在葡萄酒蔚然成风的今天,我突然想,有没有葡萄酒能与月饼相配?承载着西方深厚的文化底蕴的葡萄酒,若能与同样承载着深厚东方文化底蕴的月饼相配,那该是多么的惬意和令人膛目!

  为一探究竟,我用友人所赠的月饼,按葡萄酒配菜原则,挑了四款不同的葡萄酒作配饼尝试。第一款,带些许甜味的传统工艺的气泡酒(与香槟一样),第二款,雷司令干白酒,第三款,甜白酒,第四款,极甜的PX级的雪莉酒。

  在与气泡酒的配合中,气泡的质感和酒的酸度大大减轻来自月饼的油腻,而且酸度得到充分的保持,酒的糖度对饼的甜味有了较佳的推助,并把饼里的果仁香味较明显地锁在口腔,搭配效果比较理想。

  与雷司令干白酒的配合中,有轻微的苦感在舌根处升起,因为酒所含的糖分太低,所以压不住饼的甜味,酒的酸度由于过度孤单而没有很好地产生提升味道的作用,所以月饼与干白酒不是很好的搭配,这也跟葡萄酒配菜原则中所描述的酒与配甜食不准确时会产生的问题一样。

  与甜白酒的配合中,足够的酒甜味与饼的甜味互相衬托,把饼的鲜甜感持续保留下来,并把酒的甘洌同时升起,在口腔里形成有层次的味道,但回味时有甜腻感,时间久了会撑肚子。

  与PX级雪莉酒的配合中,雪莉的甜度远大于月饼,所以把月饼的甜味罩住了,要吃一大口饼才勉强与酒抗衡,但酒的味道基本比饼的味道浓郁,而且感觉更腻口,所以不甚相配。

  综合下来,第一款带甜味的气泡酒,是最能体现与月饼搭配的优越,甜白酒次之,干白酒和极甜的酒不是太适合配月饼。
正如人类无论来自何地,无论在何种环境里成长,无论是何种文化背景,只要双方都努力尝试,总能交流,能沟通,能有共鸣的,葡萄酒与食物亦然。

  今夜,月色如水,葡萄酒与月饼共舞!


 

 

编辑:苗倩

广告

weixn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