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一滴香槟定终身:访菲丽宝娜主人Charles Philipponnat

   一句据说是网络热话:“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
      

  Charles Philipponnat爽朗一笑:“我跟香槟的恋爱是正儿八经的,在我三个月大时就定下了姻亲。”
在香槟区,天主教的信徒会在两三个月大的新生儿的舌头上滴上一滴香槟,以测试小孩跟香槟的缘分。习惯了温润奶制品的小孩儿,第一次接触这酸甜的冰凉液体,通常分为两派,一派会哇哇大哭,另一派则咯咯大笑。小Charles童真的笑声让长辈们笃信,一段跨越了近五个世纪的姻缘由他来续写,最适合不过了。
      
 
  一瓶香槟最大的幸运

  Philipponnat家族自1522年开始在香槟区酿酒,当时“香槟”这个尊贵的起泡酒特指名字还没诞生。近五百年来,一个个姓Philipponnat的人在那片土地扎根,与香槟耳鬓厮守,这份情意触动了每个接触菲丽宝娜的人,即便凶残如纳粹。
     

  战火纷飞的二战期间,菲丽宝娜酒园被迫落入纳粹德国之手。为首的军官将菲丽宝娜视为至宝,令部下将年代久远的美酒悄悄转移。等菲丽宝娜回到Philipponnat家族手中,酒园设施意外地保存完好,但存有的最老年份仅剩1941年。
     

  身为嫡传后人的Charles也只有在别人家里喝过1911年。回忆起那樽刻着家族姓氏的香槟,Charles嘴角微微上扬:
     

  “为什么要遗憾呢?虽然那酒不是存在我们的酒窖里,人家将我们的酒保存得这么好,一开瓶,尘封了数十年的气泡淡淡溢出,醇香依旧,是酒之幸,亦我之幸。一瓶香槟最大的幸运,就是遇上知音。” 在Charles看来,人们真不该把开香槟那一刻的声响比喻成岁月的叹息,其实岁月是在微笑,它遇上知音了。
 
  留一瓶香槟在山水间
     

  香槟区寸土寸金,绝大部分酒园都是通过收购葡萄来酿酒,而菲丽宝娜有三分之一的葡萄来源于自主葡萄园,因此比起其他酒园,有了更高的自由度。
      

   拥有单独种植酿制顶级香槟的贝露娃葡萄园,在整个香槟区更加寥寥无几。而菲丽宝娜在1935年购得的歌雪园,则是正宗的单一贝露娃葡萄园,酿出菲丽宝娜最耀眼的明星酒款,为菲丽宝娜组了一队包括法国总统萨科齐的娇妻和香港影星梁朝伟在内的名人粉丝团。
     

  歌雪园位于靠河的向南山坡,与在河水的倒影一起,竟刚好形成一樽香槟酒瓶,是香槟区的一道著名景致。尽管够独特,尽管够噱头,Charles却说:“很多人都建议我把它印在酒标上吸引眼球,我倒宁愿只留这瓶香槟在山水间,我已经把更美的风景倒进歌雪园的酒瓶里。”
 

  不藏其鲜,不掩其心
     

  酿制香槟的葡萄要好,香槟酿酒师的调配功力更要足够深厚,通常以不同年份的基酒进行勾兑,因此香槟大多不标示年份。
    

  “很多人是冲着香槟的新鲜口感而来,人们都想知道他们喝的香槟是否够新鲜,况且我们没什么好隐藏的。”
    

  于是“除酵母渣日期”这串数字,被菲丽宝娜第一个清晰地标示在背标。香槟经过了二次瓶中发酵后,去除了酵母渣,便可以上市。Charles表示,以这个日子为界,粉红香槟尽早享用至好;无年份香槟在5年内饮用最佳;歌雪园则可陈放30年甚至更久。
     

  对基酒的选择,是菲丽宝娜保持新鲜口感的另一窍门。菲丽宝娜的香槟只选用榨汁后的第一趟汁液(cuvée),也是最好的汁液酿制,占全部汁液的52%,剩下的全部摒弃。“我用真心做最新鲜的香槟,要为这门亲事负责,当然要认真。”Charles不失时机地表达爱意。
 
 
      若要给香槟加上性别,香槟当是一位素颜女子,清新如风,淡雅如云。遇上Charles这样一位知其心,晓其意的温雅男子,世间称得上美满的姻缘,也不过如此吧。
 

编辑:苗倩

广告

weixn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