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酒后和女同事偷情酿苦果

  阅读提示:一次醉酒,申响和女同事岑叶有了一夜情。沉迷于偷情滋味中,申响觉得自己爱上了岑叶。他想离婚,但又留恋家庭温暖。最终,他们的事情被曝光了,两个身败名裂的男女一个不得已辞职,另一个在众人的冷眼和指责中独自品尝自酿的苦酒。

  1.一夜情后的沉迷

  那是去年的事了。

  单位效益不好,老总特别重视那批前来定货的客户。不但把酒席订在了最高档的酒楼,还命令单位所有参与设计的人要去参加。我这个很少参加此类应酬的人也被拉去了,那天喝倒了不少人,老总自己也喝得人事不省,我因为酒精过敏不能沾酒,幸免于难,最后只得跟司机一起负责把那些喝醉了的同事们一一送回家。

  最后车里只剩下了老总和岑叶,我和岑叶住同一个小区,司机把我们放在路口就把车开走了。岑叶下车时人还很清醒,没想到走了几步她就不行了,瘫坐在路边,站都站不起来,我想拉她又不敢,岑叶说,“喝成这个样子,回去又要挨骂,我不回家,离这几步路有个酒店,你带我到那里去。”

  她死活都不肯让我送她回家,我没办法,只好把她背起来,到酒店去开了房。本想把她安置好了就走,没想到,门一关上,岑叶就主动地抱住了我,闻到她呼出来的淡淡的酒香,我忽然一下也醉了。

  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了。

  岑叶那么媚,那么妖,她沉睡的样子都那么美,长长的眼睫毛就像蝴蝶一样,我贪婪地看了又看。

  我想起了老婆,我们结婚九年,爱情再热烈也冰消雪融了,她很刻板,拘束,像块木头,这种事情上别说取悦我,就光是看到她那个紧皱眉头一脸受难的戒备样子,我就没有了兴趣。

  人跟人真是太不相同了。

  其实,岑叶毕业时刚分到科室来的时候,我就觉得眼前一亮。多么水灵的女孩子啊。不过,我从来没有那种非分之想,我都有家有口了嘛。只是,科室里有个美女存在,上班的日子都好像过得丰富一些。

  我们共事六年,印象中统共没说过几句话,没想到,我们之间会发生这样的事。

  凌晨六点多,岑叶醒了,看见是我,她愣了愣,脸都红了。我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冒犯……岑叶打断我的话,她说,你走吧,就当这事没发生,听见了吗?

  我只好走了。

  2.道貌岸然的两个人

  在单位里,我和岑叶恢复了以往的常态。我们很少交流。只是我上班的时候老走神,情不自禁地想去看她,总是找理由去碰她的面,她看见我,总是淡淡一笑,神态自若,仿佛跟我全无瓜葛。

  过了两个月,办公室的桌上忽然多了烫金的红帖。

  岑叶要结婚了。办公室里人都开玩笑说又损失了一个美女,但我也听说,是岑叶求她男友跟她结婚的,她未来老公家是高干子弟,老公家有钱有势,她男友还想再玩几年,是岑叶再也等不下去了,发动了身边所有人进行劝说,才有了这场婚礼。

  那天婚礼我也去参加了。穿着婚纱的岑叶美得不像真人,她身边的男人神态傲慢,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对比之下,岑叶发自内心的笑容,真有种不知世事的傻气。

  我坐在那里,五味杂陈地看着那个富丽堂皇的婚礼。想想这个美丽的女人最私人的一面都曾展现在我的眼前,我真想冲上去,把岑叶抢过来,告诉别人,她是我的!可是,看看坐在一边的老婆和孩子,我知道,我永远都不可能有这种齐人之福了。

  那天我破天荒地喝了一小杯酒,那是岑叶他们来到我们这桌敬酒时,岑叶向我举了杯。我们视线相碰时,她忽然向我促狭地眨了眨眼,我明白了她的意思,这杯酒就算是毒药我也要吞下去。不顾老婆的拦阻,我一口喝干了。就算因此而浑身起了红疙瘩,在医院里打吊针吊了两天,我也乐意。

  休了半个月婚假回来,岑叶变得容光焕发,她给单位里的同事们派发旅游的小礼品,唯独送给我的是一把小瓷壶。我后来接了一个陌生短信,“你喜欢泡茶喝,这把壶好。”我知道是她发的,她竟然会这么细心,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在我心中油然升起。

  一直以来,我只跟设计图纸打交道,生活早已平淡寡味到像一潭死水,那条短信,好像在我眼前突然打开了一扇窗,窗外阳光明媚,鸟语花香。

  3.暗度陈仓的刺激

  岑叶结婚不过两个月,忽然又传出爆炸性的新闻,她居然离婚了!传得有鼻子有眼,说岑叶发现了她老公的外遇,夫妻俩厮打时,那男的一巴掌差点把岑叶打成耳膜穿孔。岑叶在家里休养了一个多星期,再来上班的时候,我偷偷地去看她,她的脸色灰暗,神不守舍,那样子看得我心里好酸。

  我暗里留意,发现她每天都很晚才下班,于是我也找了理由留下来了。当所有人都走了以后,我轻轻地来到她的办公室门前,岑叶没有开灯,在黑暗里,我听见她在哭,我再也忍不住了,跑上去抱住了她。

  我说,“岑叶啊,你不要这样,那男的不值得!”她先是一惊想甩开我,后来听出是我的声音,她才又安静了下来。她在我怀里一直哭,我简直被她哭得五脏俱焚,头昏脑涨,也说不清是什么时候,我吻住了她,而她,慢慢地,也开始了激烈的回应。

  我们俩就这样好上了。

  我们晚上在办公室里幽会,有时我陪她回家买菜做饭,有时我们一起开车去邻市泡温泉,我们恨不得白天黑夜都腻在一起。但是当着其他同事的面,我们还要装得若无其事,回到家,我也不能让老婆发现我们的私情,那种带点“偷”的感觉,真是非常刺激。

  开会的时候,没人会发现,和我比邻而坐的岑叶,她的手在桌子底下,和我的手交缠在一起;一群同事去吃饭,也不会有人留意我和岑叶的眉来眼去……这种游戏很令人上瘾。

  跟岑叶在一起,我觉得我枯燥乏味的生活都好像被点亮了。正因为太幸福,回到家里,对老婆未免心怀愧疚。

  我也尝试着重新对老婆好,可是,我第一次带她去逛街买衣服,她却处处嫌贵,怎么都不肯买我看中的衣服;我带老婆去吃饭,她却说,在家里吃就行了,外面花钱吃多贵啊。我真是想不通,吃个饭,买件衣服能花多少钱呢?她怎么能刻板成这样,一点生活的情趣都没有了。想想真令我不寒而栗,我们夫妻,什么时候到了这个地步呢?

  4.纸终究包不住火

  我和岑叶的感情越来越深。可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是这样的,到了一定程度就要跟人结婚,不结婚就要闹呢?岑叶也开始闹了,她要我离婚跟她结婚。

  她说,“只有你最疼我,我们结婚了以后,我发誓会对你好,我要让你享受到一切快乐!”她的誓言听起来那么动人,我不可能不动心,可是,真要离婚,我又有点犹豫。

  虽然我和老婆之间的确是没有什么感情了,可离了,孩子怎么办?儿子一直都跟着我长大的,每天都是我辅导他的功课,甚至睡觉,他也要摸着我的胡子才能睡得着。我怎么可能让他面临家破人散?再说了,如果真要离婚,老婆肯定要跟我抢儿子的抚养权,失去儿子?我敢想?!还有,这事一闹开,我和岑叶在单位里不就臭了吗?

  思来想去,我犹豫了,动摇了,我不想破坏我的家庭,可是失去岑叶,那对我,也是挖心割肉一样的痛苦啊,我不知道该怎么选择,真的不知道。

  岑叶给我打电话,我躲着不接,她约我出去吃饭,我不去;她给我发短信,我看一条删一条,她骂我,“冷酷无情!”我说,“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想想。”其实我内心知道,我已经作了选择。

  意外发生了。

  岑叶那天给我发短信,非要跟我下班后谈谈。等办公室里所有的人都走光了,我才溜进了她的办公室,谈来谈去还是那个老话题,我们两个不禁大吵了起来。她骂我是骗子,是流氓,拿她当免费的女人玩,我辩解,剖白,她在气头上,什么都不听。

  我上去把她抱住,哀求她给点时间给我,正在我们拉拉扯扯的时候,办公室的灯突然亮了,一个回来拿东西的同事像见了鬼一样地看着我们两个,他尴尬地说了声,“还没下班啊”就赶紧走了。

  我和岑叶也吵不起来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我们知道,这下我们俩算完了。

  我和岑叶成了过街老鼠,办公室里是漫天流言,所有人都话中有话地嘲笑着我们俩。我跟岑叶说,我们要冷却一下,以免更多的流言。岑叶却说,怕什么,你不是总说爱我吗?你要爱我,就在这风口浪尖上离婚娶我啊,做给别人看看。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心想,她已经疯了。

  我不肯再接岑叶的电话,她现在敢明目张胆地来办公室找我,我只能找理由躲着她。这一下,办公室里都传遍了,是岑叶在疯狂地追求我,我私底下听见好多同事议论,说岑叶脸皮厚,追求已婚男人破坏别人家庭。我听了心里很难受,岑叶算是名声受损了吧。

  就这样熬了两个月,有天晚上一点多钟,我的手机突然不停地响,我一看,是岑叶的,我就按了拒绝键。老婆也被吵醒了,问是谁,我说是打错了。没想到,岑叶像疯了一样,我不接,她就不停地打,一直打,打了十几个,我干脆关了机。心里烦透了。

  第二天上班,没看见岑叶,整整一个月,岑叶都没有再上班,又过了几天,我这才听说,岑叶已经申请调到下面二级单位去了。听说有天晚上她喝醉了酒后,想吃药自杀,幸亏在昏迷前打通了她的一个朋友的电话,才得了救。一问时间,正是那天晚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我赶紧给岑叶打电话,听到的却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我就这样失去了岑叶。我心情一直很郁闷,老婆对我的事情好像有所觉察,她不再像以前那样把我照顾得好好的,她的脾气变得很暴躁,动不动就发火,我们不停地吵架,有次还动了手,我老婆下手一点都不留情,一下就把我抓得满脸是血。

  我现在天天都在郁闷和痛苦中过活。心中无限后悔,早知道这样,我不如舍弃一切跟岑叶走。我常回味起那些偷来的快乐时光,那时越快乐,现在就越痛苦。

  因为岑叶,我在所有人眼里,变成了卑鄙小人。我不得不承认,我输了爱情,输了家庭,最后,还把自己输了。

编辑:张勇

广告

weixn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