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上海小资女“嗲”酒

  去酒吧一个人总是难以成行,虽住在上海,然而合伙去酒吧的总还是以外地来沪的朋友居多。由于做的是酒行当,总是男性的友人三五成群地来此公干、游玩,前几日,香港友人带着他们的美国朋友,想去孵孵(泡)衡山路的酒吧!
  刚刚落座,两位打着‘Hi’的青春上海靓妹飘过来,一口字正腔圆的美国口语,非常地道、熟稔,比我强多了。上身穿着是前胸象围兜,后背系根绳,用上海话来说就是‘蛮飞’,这里‘飞’是指穿着过分时髦,还带有点摩登的意味。
  那位喝着白兰地、玩雪茄成长起来的友人跟我说:‘SUSIE,你来点酒’?我表示,今天我就不点酒了,我们的上海妹妹也是很懂酒的,今晚她们点什么,我们就喝什么。其中一位乖巧的妹妹赶紧坐到我的边上说:‘姐姐,侬欢喜红酒哇,现在吃红酒,老嗲戈,阿拉在这里,总是要点红酒吃’。这里的‘嗲’指不同凡响的、好的、出色的又迎合当下潮流的意思。‘老’是指非常、很的意思。
  不出我所料,果然点得不错,是一瓶桃乐丝(TORRES)的公牛血。我问她们为什么要点这一瓶酒,她们讲出了自己饮葡萄酒的观念。她们刚开始到酒吧是为了练习外语,见老外大多数喝红酒,老外也请她们喝。开始认为这是时髦,一开始还不习惯口味,但是时间长了也就喝习惯了,一个星期不来杯红酒心里还挺想的。平时也到商场去买过三十几块的国产酒,总觉得酒淡了,还没有红酒的香气,后来就不买了,到这里来喝。开始跟着外国人喝美国酒、澳大利亚酒觉得口味老重的,不习惯,后来在为客人点一些酒的时候看哪个酒最好喝。她们觉得这瓶叫TORRES的酒,颜色也老漂亮,香香的,葡萄香,喝到嘴里软绵绵的,喝完后还有甘甜味,这红酒蛮嗲。这款酒我是早就尝过,是一款容易入口的葡萄酒,属于中性酒体的酒。酒做得非常平衡,酒也浓郁,但单宁并不霸道,有着典型的黑色浆果味,回味里带出雅致的甘草味。
  我敢于让她们来点酒,也不是心里一点数没有。早就听说这里的吧女也懂得欣赏葡萄酒,只不过是跟着流行现在葡萄酒一律以红酒代名了。上海的吧女跟别的地方的陪酒女还有不同的地方,她们中有的人白天甚至是有工作的,学历有大学、中专。但是她们的英语口语水平不错。有的也不是天天来,一般一个星期来个两、三次,权当娱乐自己。她们到这里来的目的是喜欢西方的生活方式,崇洋本来也是上海人典型的特点。现在的外国人在她们眼里绝对不像三十年代的上海人称号的‘洋基佬’。她们到这里可以锻炼外语能力,可以选择客人聊天,自己也学到了东西。她们的时间花在了这里,和她们聊的人给点小费,自然也觉得收得合情合理。但是她们一般是不出台的,记得这次那位老友要求一位长得很漂亮的妹妹出台,她表示,除非是自己喜欢的、看中的、她自己愿意,要不然绝对不出台。这不是给多少钱的问题,因为她们钱够用,没有必要。来这里还有一个理由就是在这里可以喝到免费的红酒。一般她们介绍的红酒,客人都满足要求,她们自己在家里是喝不起的,目前的收入还没有达到可以买自己喜欢的红酒饮的地步。
  对于上海的这一类女孩子,叫她们吧女、陪酒女都有点不恰当,我觉得应该叫小资女比较合适。她们的年龄在18-25岁之间,来自小康家庭,不缺吃喝,自己挣钱供自己消费,大钱没有,小钱富裕,属于小资产阶级。华丽和精致的生活,她们还玩不起,但是搞点小情趣、小格调很是在行。再加上说话带着外语词汇,跟外国人打交道,喝着咖啡,觉得喝白酒、黄酒俗气,就喜欢吃点红酒,带着点洋派头,这就形成了小资情调。
  其实上海是有小资情调的民间基础的。早在二战胜利后,美国大批大兵暂住到了上海,当时上海洋泾浜最盛行的时候,根据程乃姗的说法‘那个时候诞生了平民化的阿飞’。阿飞是美式口语化的洋泾浜,那个时候的阿飞其实是指多奇装异服、多异性朋友、推崇西方生活的人。阿飞的一词来自英语FIGURE,这是指有型、身段好、引人注目的一群人’,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流氓和阿飞放到一起去了,阿飞成了坏分子一类,坏了名声。其实那个时候的阿飞就是今天小资的前身。

编辑:闫秀梅

广告

weixn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