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女人喝酒的哲学

  酒是很有性别的东西。美女是人中尤物,而美酒则是水中尤物,因而自古便有“女人自带三分酒”之说——妩媚的女人像甘洌沁脾的好酒令人心轻神爽、飘逸沉醉。若细细地为她们排排队归归类,美女遭逢美酒大抵有量高气冲,“一口闷”的;有浅尝低饮,舔一舔的;也有滴酒不沾,茶水代的。

   “一口闷”得看对象——有权有势的领导,腰圆肚凸的老板,风流倜傥的帅哥。男权社会,酒是汉子的胆。都食人间烟火,谁人没有几件烦心事呀。有难事就求人,而求人得请客,要请客,必喝酒。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英雄难过美人关,大约酒是第一道门槛。而善于把酒当武器的女人,大多是有“身份”的。倘若是部门、单位的头儿请喝,她会毫不犹豫地放开喝;要是下属或同僚请她,她只要象征性地举举杯,其他人心领神会,滴水不漏地吞下去。

  女性连接着一切美好事物,象征着和平与和谐。拿美女与美酒说事,不但喝苦酒的女同胞会柳眉倒竖,就连男人也会笑我“搬起石头砸人”。这样想去,便怀念那些浅尝低饮和滴酒不沾的女人。

  浅尝低饮的女人大多不事张扬,从不请客吃饭。前去赴宴是给请客人面子。无论是新朋旧友,还是领导同事,她举着酒杯,彬彬有礼,落落大方,一个都不放过,一个也都不亲近。这年头,酒堕落了,人还是可以凭借它升华起来的。一圈下来,她一小口一小口,啜着;一点儿一点儿,抿着;小巧的杯子在红润的唇间轻碰复轻碰,让人无法不用一个浅浅的“吻”去形容。只是,在纤纤素指的把握间,那一小杯儿玉液琼浆晃荡又晃荡,却总也不见减少。不是她们不愿,而是天生多了一份矜持和警惕:奈何身为女儿,莫说无此酒量,就算纵情,也不敢开怀畅饮!因为酒桌上是吹牛、认兄弟、说荤段子的场所。

  不喝酒的女人大多不爱“酒场”,那个累等同于受活罪,不是万不得已宁愿在家喝稀粥。所以,即便去了酒店,还有老公作陪,也只管低头闷吃,间或喝一口茶水或果汁或鲜奶什么的,因为她的杯中不是酒,大伙不好意思敬她。即使敬她,她便会主动端起杯,承说杯中之物不是酒,都意思意思吧。又因了她的杯中不是酒,她也不太好意思敬别人,这点事理她还是明了的。从头至尾,她们既不会无故插嘴,也不善主动搭话,充耳不闻酒桌上的甜言蜜语、豪言壮语和胡言乱语。一旦离了酒桌,她们就如鱼得水,既懂柴米油盐酱醋茶,也晓温良恭俭让。即便真的不愿凑那个热闹,丈夫临出门,还忘不了嘱咐“多吃菜,少喝酒”。因而,王国维说她们是“哲学”,而董桥则以为是“辞典”。

  能喝的女人往往精于世故,浅尝或不喝的女人又常常不近“人情”。苦撰“红楼”的曹先生最懂得女人心理,如若有幸生活在当下,也能说出“女人是水做的”名言来吗?我看未必,因为水未免太无味太无个性了!真正的女人,应文章来源中国酒业新闻网该是酒做的———清淡的,猛烈的,苦涩的,甘醇的,千姿百态,哪里是一个“水”字可以概括得了的?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 中国酒业新闻网。

编辑:赵果

广告

weixn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